官方微博   专家微博
弘基国际市场研究中心
青岛试点财富管理:要有人理财 有财可理
2014-03-12 16:42
 青岛试验:瓶子有了,怎么装酒?

引进顶级人才,就要有条件。解决住房问题、亲属就业问题、孩子教育问题,仅靠这些条件引进的不可能是高端顶级人才。

要搞青岛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,最重要的是在‘试验’两个字上,在政策上取得突破。从文件看,还是强调在现有的金融框架内,这就是说,现在还没有政策上的突破。”当日前青岛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获得央行等11个部门联合批准后,中国银行山东省分行财富业务部总经理窦鲁生如是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分析道。

本报记者走访了青岛多家金融机构财富管理部门的负责人,发现窦鲁生的疑虑其实是一个普遍现象:试验区获批了,可以说瓶子是有了,可是怎么装酒,装什么酒呢?

除了人才的制约因素之外,人民币不能跨境流动、银行不能从事私人信托业务、银行必须分业经营等这些政策藩篱,都是业内人士希望借试验区获批这个契机有所突破的方面。

上月,中国人民银行等11个部门下发《关于印发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的通知》。青岛市成为我国以财富管理为主题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。青岛财富管理试验区的目标是打造“五个中心”,即财富管理机构聚集中心、财富管理市场功能中心、财富管理产品与服务创新中心、财富管理教育科研中心、财富管理高端商务活动中心。

有人理财

正在召开的全国“两会”上,山东省省长郭树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我们的财富管理手段还是很不适应的,需要加快发展,这有赖于专业技术和人才,所以我们要面向全球引进人才、技术,欢迎世界各地的金融机构进入山东、青岛。在可能的情况下,欢迎各国的银行进入。”

可以看出,有着深厚金融背景的郭树清在建设青岛财富管理试验区这个问题上,想到的重要一点是“有人理财”。

青岛市金融办主任白光昭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在青岛财富管理试验区建设方面,将推动各类高端财富管理人才培训机构聚集发展,建立国际通行的财富管理人才考核评价认证体系;建设金融人才市场;加大对财富管理高端人才的引进和培育力度。

目前,山东大学青岛校区已将本科阶段的金融学院改为财富管理学院,针对性地为青岛培养财富管理人才梯队,同时设立技术研发中心,为进驻青岛的金融机构设立创新财富管理产品。

但这些措施离白光昭将青岛目标定位为“像香港、新加坡这样的国际金融中心城市”,在人才储备方面还相差甚远。

顶级人才稀缺

青岛市某银行理财部门负责人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现在的理财还是很初级阶段的,也就是服务的差异化而已。但真正的财富管理应该是给客户进行财富规划、财富传承。下一步青岛要搞财富管理试验区,就要在这方面取得突破。这就离不开高端人才。

这家银行的私人银行业务,在全国各类金融机构中,算是做得比较好的。在青岛,他们有300个私人银行客户,总资产有70多亿元。

“以后,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富人的‘钱包银行’。有的客户,在我们这里放了两三千万,其实是他们资产的很小一部分。掌握了他们的资产状况之后,虽然他们的钱不会全部放在我们这里,但我们可以判断他们对风险的认识。”这位人士说,“我们已经签了3个家族信托客户,每个都有数亿元的规模。”

但令这位人士忧虑的还是人才问题。他告诉本报记者,现在所谓的财富管理人员,基本都是从年轻的学生培养起来的,他们本身不是富人,也就很难理解富人的想法。说句实在话:“人家不带他们玩的。”

“以后,会有更大的客户,更持久的客户,十几亿、几十亿都是可能的。这种情况下,派一个没有‘财富经历’的人去与客户谈,可怎么谈呢?”

“国外的情况是,不但是财富所有者的传承,受委托的理财人也是传承的,往往是两个家族,一个家族的一代人为一代人服务。”这位人士说,“现在我们一个客户经理平均服务400个客户,以后随着管理资产规模的扩大,一个客户经理可能服务几十个客户,再减少到服务几个客户,等家族信托搞起来之后,一个客户可能需要一个团队去服务。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人才储备。”

要建立财富管理试验区,要引进人才,更重要的是引进顶级高端人才。这是记者在采访中,青岛市的金融机构表达的一个共同愿望。但引进顶级人才,就要有条件。解决住房问题、亲属就业问题、孩子教育问题,仅靠这些条件引进的不可能是高端顶级人才。

一位金融机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高端人才可能不会很在乎钱,但没有相应的价码,就无法体现他们的价值。而国内的环境,尤其是国有银行又无法接受。比如,深圳平安银行的总裁,一年几千万的薪水,引起轩然大波,最后他不得不自己宣布只拿一元的薪水。其实,几千万的薪水,他并不在乎,他在别的渠道赚的钱,远远多于此。

“除了红瓦绿树、蓝天白云这类宜居条件之外,青岛在引进金融人才方面,还必须有突破。比如,在个人所得税方面,能否有灵活的政策。”窦鲁生说。

有财可理

郭树清在全国“两会”上接受媒体采访时,就青岛财富管理试验区说,“青岛的财富管理中心改革试点探索从一开始就是面向全球的,我们希望能够引进借鉴国际上财富观念方面的经验。因为现在国人储蓄量已经很多了,当然有些不平衡,山东的银行存款余额已经超过了6万多亿,数量很大。其他类金融资产也很多,比如保险、证券,都可以和银行存款相替代的,总额相当巨大。”

郭树清其实是在讲“有财可理”。但实际上,“有财”,并不等同于“可理”。只有在政策上“松绑”之后,存量的财富才可以变成可理的财富。

“按照政策,银行金融机构现在是不能做信托的,所谓的信托业务,其实是在给信托公司销售产品,银行只是一个渠道而已。这就是一个很大的政策限制。现在,金融机构实行分业经营,而国外的一个趋势是混业经营。”前述青岛市某银行理财部门负责人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。

但这家机构已经在家族信托方面做探索,如前所述,已经签了3家,期限是30年到50年。“这其实是在尝试,客户也是抱着尝试的态度来做。”他说,“我们发现,客户接受起来也不是那么困难,他们可以接受这种理念。”

期待政策突破

“未来家族理财的市场很大。没有专业理财的介入,家族聚集起来的财富,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挥霍掉。中国有句古话‘富不过三代’。要实现财富的传承,保值增值,发挥社会效益,在财富管理的政策方面,就要与现在相比有所突破。青岛财富管理试验区要担负起这个使命。”一位金融专家告诉记者。

根据贝恩公司中国私人财富报告统计,2012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总体规模达80万亿元人民币,比2008年的38万亿元人民币已经翻番,2010~2012年的复合年增长率达14%。

但这些资产现在能够进入财富管理领域的还只有金融资产,其他财产,比如房产等还不能进入财富管理领域。这也是需要政策突破的选项之一。

更大的障碍可能还在于个人人民币不能跨境流动。

青岛金融界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现在国家对个人人民币流出限制比较严。一个人一年可以换5万美元。虽然设置了障碍,还是会流出。流出有两个渠道,一是合法的,比如一人一年5万美元,但他可以多办几个身份证;再就是不合法的,通过地下钱庄往外走。这个数字国家完全无法掌握。与其这样,还不如在青岛试点个人人民币的流出改革。

这一点,在国家十一部委联合发文批复的《青岛市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》中有所提及,“推进人民币对韩元银行间市场区域交易,进一步落实中韩双边本币互换协议。探索开展跨境财富管理业务,扩大人民币在跨境财富管理中的使用。”

郭树清表示,资产管理机构、证券机构、bwinchina公司、保险公司等,不论是合资的或者是有可能独资的,如果符合规定的话,都欢迎进入青岛。同时,青岛创造了很多适合发展的外部环境。比如在法律、司法方面,青岛已经有了海事法庭,正在推进金融法庭和技术产权法庭。

但这些还更多着眼于“硬件”建设,青岛财富管理试验区,需要的可能更多是“软件”,也就是政策方面的争取。

青岛市市长张新起在全国“两会”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试验区的实施方案有待下一步出台,但大体方向已经定了:首先要制定好的政策,比如深圳前海、天津滨海这些已有的金融改革试验区的政策,有些能够为我们所用,我们应该把它变成金融优惠政策聚集的平台,强化它的功能,比如配套一些专业市场的建设,同时也要搞好服务,特别是金融的诚信和监管。

白光昭则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:“试验区的获批,仅开了一个头,接下来是持续的建设过程。” 

Copyright © 2016 弘基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.      技术支持:中国亿网
分享到: